首页 »

庄申安:国企第一股来了一匹“狼”

2019/10/13 18:41:12

庄申安:国企第一股来了一匹“狼”

 

过去的6个多月里,嘉新公路1001号,一次上海国资领域前所未有的改革试验在此生根发芽。

 

2014年12月底,A股市场“老八股”之一的飞乐音响宣布重组完成,通过收购北京申安集团,完成重组。

 

这次重组本会湮没在上海国资领域风起云涌的重组整合大动作之中,但一个动作让其有了“非一般”意义:申安集团董事长庄申安,作为一名民营企业家,受飞乐音响母公司仪电集团董事会聘任,成为飞乐音响新任总经理。

 

当民企老板遇到老牌国企,谁都知道会带来变化,但很少有人料想到变化和冲击来得如此之快之猛。

 

半年时间,飞乐音响股价扶摇直上,业绩突飞猛进,接连斩获海外大单,今年一季度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增长高达7.5倍。但同时,民企和国企,两种所有制、两种文化,也发生了激烈碰撞,有高管离职,有很多人甚至至今还很难接受发生的种种变化。

 

很多人是在“混日子”

 

2009年开始,飞乐音响剥离旗下除了亚明以外的几乎所有业务,飞乐音响作为上市公司平台,装的是有着近百年历史的亚明灯泡厂。

 

五年前,仪电集团就为亚明设定了发展LED绿色照明的产业转型方向,但实际上,和在该行业迅速壮大的民企相比,亚明转型异常缓慢。业绩不温不火,飞乐音响股价持续低迷,一度成为市场眼中的“垃圾股”,公司董秘没少挨股民的骂。

 

2012年,亚明灯泡厂改名成亚明照明公司,表达向综合性、现代化企业转型的决心。然而市场人士评价近年来的亚明“本质上依然是一家工厂”,重心在买设备、建厂房、制造传统产品。亚明也投入巨资进行LED新品研发,但研发成果展示之后,产业化没有跟上,和同行差距也越来越大。

 

为什么方向对了,钱也不缺,企业就是转不过来?如今回头看,核心原因有两条,一是企业经营思路没有跟上市场节拍。照明行业中,几乎所有企业老总都要管市场,但亚明市场部一直是边缘部门,国企老总,鲜有跑市场的思维。“在上海,一家上市公司如果只是家做灯泡的工厂,那必定是死路一条。”国内照明行业协会相关专家毫不留情一针见血。

 

二是缺少激情。传统机制下,大家看上去都在兢兢业业干活,但实际上很多人在“混日子”,但求无过,不求有功。在白热化竞争的照明行业,这点,尤为致命。

 

这一次就是要“引狼入室”

 

2014年,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全面推进。结合20条改革意见,各大集团制定各自改革方案。上海仪电集团制定了一系列改革计划,但管理层最重视,也最担心的,是飞乐音响和亚明照明。参与重组的相关人士回忆,当时仪电管理层“心急如焚”,虽然亚明还撑得住,但已经处于要被市场淘汰的边缘。再下去,飞乐音响很可能戴上“ST”的帽子,接着就是资金链断裂、银行贷款还不出、主业剥离壳再卖掉……最后什么都留不住。民族品牌、老八股,说起来令人自豪,市场却不会因此留半点情面。

 

危机隐现,仪电集团董事会作出大胆决策,通过重组,为飞乐音响和亚明照明引入民营机制。这次,引入机制不是模仿,不是学习,而是从根本上改变,依靠的,就是关键人物。

 

“申安那帮人就像是狼,看到肉,就会扑上去吃掉。”去年的重组过程中,仪电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王强在内部会议中这样评价重组对象,他说,这次,一定要想办法引入民营机制,就是要“引狼入室”。

 

从此,“引狼入室”一说出了名。庄申安本人也欣然接受,他对记者说,王强形容得很到位,自己就是“一匹狼”,而且正在用“狼性”改造着生死存亡中的上海老国企。

 

为什么选择他

 

庄申安是谁?2014年12月底飞乐音响发布重组公告时,从资本市场到行业,大家都在翻查他的履历。

 

公开信息显示,庄申安1964年出生,山东沂南县人。革命老区里走出的他从小苦出身,说自己读高中前很少知道吃饱饭的滋味,有毅力、能吃苦是他和他那代人的特征。

 

从老区走出来后,天资聪慧的庄申安考入复旦大学经济系,成为家乡的骄傲。毕业后他回乡当上供电局的财务科长、总经济师,后来又辞职去辗转黑龙江、北京创业,做过各行各业,最终2003年在北京投资成立申安集团。和改革开放大潮里抓住机会的民营企业家一样,他胆子大、敢试敢闯,但又不同一般的暴发户,他是带着鲜明“复旦高材生”印记的儒雅商人。

 

但这些,都不是他成为飞乐音响总经理的主要理由。当时进入飞乐音响重组视野的,还有其他一些公司,有的规模更大、业绩更突出。但仪电集团董事会看中的,是申安集团和庄申安本人的最重要特质:市场能力特别强。

 

哪里有市场,哪里就有庄申安他们的影子。回顾申安集团的发展轨迹,几乎就是庄申安冲在第一线,把一个个城市市场“啃”下来的过程。这就是王强说的“狼性”,是飞乐亚明们最缺的部分。

 

今年1月26日,飞乐音响在重组后第一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全新制作的企业形象宣传片堪称炫目。但与会的嘉宾、客户、媒体还是对全新的飞乐将信将疑,特别是对这位首次亮相的民企老板,担心他“路子会不会太野”、“能不能驾驭好国企”、“是不是雷声大、雨点小”……

 

见识了什么叫“野路子”

 

发布会上庄申安的一个举动,终究让大家见识了什么叫“野路子”。他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打在了投影大屏幕上,让客户可以随时与他联系。

 

外人看来,这是民企老板特有的作风,没架子、接地气,带头谈客户,冲锋陷阵。

 

不过企业内部员工暗自叫苦,他们知道新老总此举另有深意:客户知道了手机号码,遇到什么问题和不满,随时就能找老总“告状”。过去能混混过去的事,再也混不了了。

 

见微知著。庄申安的个人特质在这件事上尽显无疑。在他眼里,市场永远是第一位,客户永远最重要,企业不跟着市场走,做什么都是白搭。

 

另一个故事发生在上海之外。申安在全国有八大生产基地,亚明除了上海工厂外,近年来也在江苏建湖投建了新厂房。两家企业区别在于,申安投建基地的条件是拿下当地项目,亚明考虑的是外地成本优势,并未想过要去以投资换市场。

 

庄申安履新后来到亚明建湖工厂,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当地政府部门,直截了当地要项目。“我们投了那么多钱,贡献了税收,带动就业,为什么这里的项目不给我们?”这样的话,换做寻常国企老总,碍于面子,很难说出口;但庄申安敢说,在他看来,市场竞争,正当手段,这层“窗户纸”,该捅破就得捅破。

 

“约法三章”把冰捂热

 

过去亚明公司的办公楼很安静,上午活比较少,每个人笃悠悠干手上的事,有条不紊。

 

现在早上9点刚过,走进亚明大楼,几乎看不到有人闲着。坐在位子上的,几乎都在打电话,联系业务,大办公室里声音嘈杂,忙得不可开交。9点半,一个个小组会议就开了起来,说话的音量就更响了。

 

这才开工没多久,楼里的人,就给外人一种打过鸡血的感觉。

 

“他特别会煽动,能把人说得很兴奋。”亚明员工说,虽然目前薪酬改革、激励方案还没有落地,但很多人已经像上了发条一样,精神状态完全变了。庄申安的一句话是最好注脚,他说:“能力无所谓,有激情就行。”

 

激情也不是说来就来。

 

楚汉争霸时,刘邦赶在项羽前入关,因为时间紧迫,跟霸上百姓约法三章,深得民心。

 

庄申安来到飞乐音响,民企与国企两种文化、两种机制存在巨大差异和冲突。飞乐音响作为面向公众的上市公司,留给他用来整合的时间同样非常短暂。

 

“既然思想来不及统一,就从行动上保证统一。”到任一个月,庄申安就向全体飞乐音响全体员工抛出“约法三章”:

 

第一章,统一行动、令行禁止;第二章,团结融合、灵活高效;第三章,廉洁自律、严禁腐败。虽比古时的“三章”字多些,但也是化繁为简、微言大义,颇显复旦高材生的功力。

 

庄申安说,其实第一章最重要,也最难推。连在亚明就职多年的司机也知道,老国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活力、人心、向心力,很多东西都“冰封”了,要学民企如狼似虎的那一套,思想上一时很难转变和接受。

 

“我就是要把这冰捂热、炸开。”庄申安说。

 

人的姿态也变了

 

半年时间,融合发生得很快,也很不容易。融合过程中,有高管主动离职。

 

“庄总信佛的,心挺软,不是那种辣手的民企老板。”一名亚明公司的老员工认为,离开的高管不是被逼走,相反是比以前更受重用,但还是因为难以接受改变。

 

亚明其他高管也反映,庄申安为人比较谦和,虽说对事强调“执行”和“服从”,但对人尊重,常常对他们嘘寒问暖,没有老总的架子。

 

“不过人好归好,我们的日子肯定不如从前那样好过、好混了。”一名亚明公司高管说,他理解离开的人的想法。

 

最先感受到压力的是市场部。过去钱少、事少的边缘部门变成了最核心部门,面临严格的业绩考核。今年庄申安为飞乐音响架设六大中心,第一个就是营销管理中心,他把供货响应时间从45天缩短到7天,最快甚至只要两三天。另一突破是让所有负责市场销售的大区经理,都兼任生产基地的工厂副总,通过这样,加强了生产与销售团队的融合。

 

担子重了,人的姿态也变了,过去放不下的“国企老大哥的傲气”,如今渐渐放下。今年开始,亚明市场部从上到下转变风格。“客户有不满,不管对错,我先认错,先道歉,再不行,让他打我呗。”亚明市场部工作人员半开玩笑地说,这是过去老国企员工对待客户从没有过的姿态。

 

庄申安说,薪酬激励正在制定,一定会有,这是当时重组时与仪电董事会签下的众多协议之一。收入没变化之前,半年里飞乐音响、亚明都提拔了一批干部,过去老国企,提拔要反复考察,很难;但在民企机制下,你能拿下市场,就能让你马上当副总,做得不好,就地免职也是轻而易举。这套灵活的用人机制,把人们的激情充分调动了起来。

 

半年中,庄申安与飞乐音响的母公司仪电集团也在磨合,只不过这个过程比内部磨合要轻松得多。“目前为止,只要我提出的事,没有一件母公司不同意,他们的胸怀,超过我过去的想象。”庄申安说,一个小例子是集团的会议比较多,但他接到会议通知,只挑有必要、有价值的才去参加,不想去参会就不去,对此,仪电集团管理层完全尊重庄申安的选择。

 

当然,眼下摆在庄申安、飞乐音响、仪电集团面前的障碍还有很多。有些改革方案能做到哪一步还是未知数;有多少人还会离开也不可知;有许多顽固的“坚冰”何时才能融化,更没人清楚。各方就像一只只卡口不怎么对应的齿轮,在嘎吱嘎吱的响声中往前转。

 

不过,转起来了,也就停不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