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情】为何官员热衷搞“小圈子”

2019/10/13 6:41:47

【政情】为何官员热衷搞“小圈子”

 

中央巡视组再次进入发力阶段,这两天,各个巡视组陆续通报今年第二轮中央巡视工作反馈情况。与此前的历次反馈相比,这次反馈,有一个说法值得注意:广西、四川、江苏、河北均被指存官场“圈子文化”。

 

圈 子,其实是中国的一个重要社会现象,中国人特别爱圈子,有以亲属血缘关系出发,有的以同学关系为中心,有的以同事关系为媒介,有的以战友情为依据……形成 的一个个边界明显、形态各异的大小圈子。圈子的形成是人际网中的重要环节,从它本身来说,出发点是为了更进一步拉近关系。但社会利益的觥筹交错让圈子逐渐 失去了其本来面目,慢慢演变为一种利益共享的交情。

 

官员之间搞圈子文化就是如此。但从前大家心照不宣的“潜规则”,现在被巡视组公开讲了出来,而且还牵连甚广,这背后到底是何玄机?

 

官场圈子:从谋私利到过“官瘾”

 

很重要的一点是,“圈子文化”正在对中国官场造成严重的侵蚀。

 

官场的圈子文化是怎样的一种文化?说到底,本质就是裙带关系,就是人情关系,甚至就是腐败关系围绕某个权力者打造的小圈子。

 

对于官员之间搞圈子,民间有一个流传已久的顺口溜:进了班子没进圈子等于没进班子;进了圈子没进班子等于进了班子;进了班子又进圈子那是班子里的班子;没进班子又没进圈子,想不开的是孙子,想的开的是老子。

 

寥寥几句话,把官场上无形的潜规则展现得淋漓尽致。

 

官员想要搞圈子,无外乎是要获得利益。对于那些手握实权的领导干部而言,搞小圈子提拔自己信得过的人,能更好地控制部门乃至地区大局,从中谋取灰色乃至黑色的利益。同时,有一帮“门客”在身边鞍前马后,也能更好地享受在“明面”上得不到的拥戴,满足其“官瘾”。

 

圈子流行:不正常的政治生态

 

一 个巴掌拍不响,还有下级热衷于加入这些小圈子,也是圈子文化流行的关键。老话说得好:朝中有人好做官。想在官场中有所发展,一些人认为必须千方百计要钻进 某一个圈子,因为圈子的核心人物有权有势,如果不向这个圈子靠拢,不进入这个圈子,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会被排斥在仕途的道路之外。

 

比 如在干部的提拔上,中央的要求是选拔“德才兼备”的干部,力求选出不贪不腐踏实为人民服务的人才。不过,总有人想要走捷径,这时候“圈子”魔力就显示了出 来。官场中人进入某一圈子,成为“谁谁谁的人”,不管你自己“行”还是“不行”,只要是“说你行的人行”,那么事情就好办了。

 

入圈就能得到提拔和重用,不入圈就要受到冷落甚至打压。干部能否得到提拔和重用,不是看群众的口碑和工作实绩,而是看和领导尤其是“一把手”的“关系”和“亲疏”。可以说,这样的现象在一定范围内还突出地存在。

 

正 因如此,现实中一些人拼着命不惜人格不惜金钱不惜代价要先进圈子:领导的酒抢着喝,不怕醉倒;领导的包抢着提,不怕手酸;领导消费的单抢着买,不怕钱多; 领导的恭维话抢着说,不怕肉麻……持之以恒,天长日久,领导欣赏,水到渠成,自然就钻进了挤进了圈子。进了圈子没进班子等于进了班子。名呀、利呀、权呀都 来了。

 

整治圈子:中央或将出重拳  

 

可以说,圈子文化危害极大,圈子利益、圈子关系凌驾于组织之上,导致权力非制度化运行,而这正是政治生态恶化的信号。

 

以 十八大后查出的腐败案件为例,不少腐败案件都是以窝案状态呈现。一些官员落马,总能拔出萝卜带出泥,相继落马者不乏同学、老乡、上下级、校友等关系,这就 是“圈子文化”造成的恶果。周永康落马前,其圈子范围内的秘书、部下在之前就纷纷倒下;今年遭遇地震的山西官场也是如此,白云、陈川平、聂善学、令政策等 人虽在不同部门工作,但背后皆有一些“小圈子”的蛛丝马迹。   

 

环境决定一切。官场异化的圈子文化,势必会“逼迫”一些原本正直的干部也去卖身求荣,尽力钻进“圈子”,“谋求”人身依附,否则,就担心永无出头之日。小圈子之风蔓延,是很大的忧患。

 

还好,对于官场中的“圈子文化”,中央早有意识。习近平就曾指出,“不能把党组织等同于领导干部个人,对党尽忠不是对领导干部个人尽忠,党内不能搞人身依附关系。干部都是党的干部,不是哪个人的家臣。”

 

而从去年开始,《人民日报》等重量级媒体也多次针对官员的小圈子现象发文,痛批这些官员“把人民赋予的权力变成拉关系的工具,把政府部门的岗位当成扩人脉的平台,谋人不谋事,做人不做事,搞坏了干事创业的氛围,败坏了政府部门的形象和公信。”

 

中央有表态,巡视组也明确指出圈子问题,下一步,拭目以待搞圈子文化的“老虎”出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