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又张扬又浪漫,但爵士时代注定是短命的

2019/10/13 4:34:47

又张扬又浪漫,但爵士时代注定是短命的

“是一种持续的节奏感、女性特质和魅力,”丹尼斯·诺斯杰福特说道。他是伦敦时尚和纺织博物馆(Fashion and Textile Museum)一场展览的负责人,这场展览名为《爵士时代:20世纪20年代的时尚与照片》。“那是一种突然涌入现代社会的感觉,既快速又浪漫。”所以究竟为什么那个年代如此张扬,它又是怎么张扬的?是什么,使得爵士时代如此独特又影响深远呢?

多莉双胞胎姐妹花是爵士时代奢侈无度的一个缩影,她们在红磨坊现身一晚上,就有1200美元的报酬。

 

那时候的社会氛围兴旺繁荣又动荡不安,年轻气盛的战后一代、新一轮女权运动,这一切都使得那个时期成为模式转变、分界消失的十年。“前一辈已在战争中消逝,现在的人都怀有一种无所谓的享乐态度,”诺斯杰福特说。正如以当时的音乐体裁命名的那样,爵士时代充满了没规章的自发性、即兴创作和浮躁。“爵士是20世纪的声音——音乐的节奏鼓点与视觉感受融为一体。”

 

戒律和表象

 

20世纪20年代是女性服饰现代化的开端,诺斯杰夫特如是说道。爱德华时代的束身内衣和繁冗而行动不便的大裙子一去不返;精心打理的发型和帽子也是如此,取而代之的是更短更合身的裙子和易于打理的波波头。丝绸睡衣在休息室、家中娱乐以及海边游玩很受青睐,因为中国风和埃及式样的图案很受欢迎,珠宝上也是。可可·香奈儿甚至还开始向裤子进发。一开始小众、边缘化的青年的骚动很快风靡各地,波波头也在普通女性大众里流行开来,带来一种解放和自信的感觉。

紧身衣一旦消失,原来的裙子就被领子更低的宽松装代替了,还有如亮片这种前所未见的材料。

 

由于电影的普及,这股新浪潮很快传播给大众。好莱坞因其大面积的拍摄地点而出名,大量影星涌入,比如有着精致头饰和服装、迷人无比的葛洛丽亚·斯旺森,叛逆的时尚女孩(it girl)克拉拉·鲍。

 

网球选手苏珊·朗格伦在1920年的奥运比赛中获得了女子单打冠军,被称为20世纪的运动女郎。

 

朗万(Lavin,法国高级时装品牌)奢华的褶皱长袍配合着无处不在的羽毛披肩、条纹和流苏花边,有一种充满活力的全新感觉。美国的插画家戈登·康韦完美地捕捉到了那种味道,因为她自己就是一个时髦女郎,而且她的作品将当时的音乐、感受和魅力浓缩了起来。“当时的衣服就是用来跳舞的,花大价钱买来的披肩并没有很合身的结构,一舞动,就会滑下去。”诺斯杰夫特说道。

 

全新的意识——速度和活力弥漫在周围,而且关键是,汽车已经出现了,连网球都成了潮流。“那是运动热爆发的一个狂潮,”诺斯杰福特说。展览上也有一个运动装板块。女子网球本来是上流社会的消遣,那时的太太小姐们穿着长裙,套着厚重的裙撑在场上讲究地走动着。但到20年代,第一个网球女明星——法国的苏珊·朗格伦,用她强硬且快速的打球风格(被喷为不像个淑女)和女王般的气场改变了这一状态。不管天气如何,她总是穿一件皮毛大衣来到球场,穿着现代服装打球——到腿肚子的衣裙、红色或橘色轮廓分明的纤巧丝绸裙。她说她还会在球场上吸烟,喝白兰地来调节情绪。她让观众惊讶,成了众所周知的女神。

 

冲破束缚

 

第一次,中性风成了时尚。“女士们穿男士晚礼服和西装成了潮流,可可·香奈儿从自己男友那里拿来了这些衣服,还有渔夫毛衣和粗花呢。”诺斯杰福特说,这也为今后数十年奠定了潮流基调,那些时尚而中性的风格被证明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中性风裙子和为女性剪裁的西装,每过一段时间就会重返舞台。近一个世纪过去了,这一风潮最近再次复苏,这可以从法国的思琳(Céline)品牌上明显看出。

 

在纽约,这则是一个哈莱姆文艺复兴的时期,伴随着大量黑人艺术家、音乐家和作家的涌现。值得一提的是作家和社会活动家兰斯·顿修斯,他是爵士诗最早的创作者之一。与此同时,欧裔的种族边界渐渐消失,非裔爵士音乐家受到广泛的欢迎,才华非凡、绚丽夺目的卡巴莱舞者约瑟芬·贝克是那一时代的标志和偶像。

 

F·司各特·菲兹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使这个时代永存——里面包含着一个女运动员,乔登·贝侃尔

 

那是一个解放的,打破边界的时代,诺斯杰福特说:“职业女性诞生了,她们会单独出门,去唐人街、爵士俱乐部和地下酒吧。”这势头持续了10年,然后,正如菲兹杰拉德说的:“在1929年10月迅速消亡了”。

 

闪闪发光的表面蕴藏着悲剧的内核,美丽与诅咒并存,精神破产而无所依的一代人——这是提到爵士时代的常用语。爵士时代是最令人陶醉,文化影响最深远的一个时代。就像菲兹杰拉德1931年在《爵士时代的回声》里写到的那样,“仅仅两年之后,爵士时代就显得茫远无比,如同一战前的岁月那般遥远。无论如何,那是一段借来的时光,整个国家的上流社会,十分之一的人都无忧无虑,和漫不经心的女演员们度过美好时光。虽然今日看来,批判是理所应当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你20多岁的时候,身处在那样一个不用担心明天的时代,是多么美好。”

 

 


本文编译自BBC网站,文中图片均为原文配图。

编译:徐丹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