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资:只有证券化,才能管得住

2019/10/11 16:39:58

国资:只有证券化,才能管得住

 

上海深化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工作会议刚刚落幕,信息量很大。“沪版国资改革20条”如期落地,其中关于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被提到了重要高度。韩正在会议上指出:实践证明,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比较可行的基本方式是成为公众公司、实现整体上市。要继续提高资本证券化水平,加大集团公司改革改制力度。

 

证券化必将带来制度红利

 

此处出现了一个关键词“资本证券化水平”,应该是隐去了“国有”二字,即准确表达“国有资本证券化水平”。而在资本圈中,有一个词汇是“证券化率”,指的是一个国家或区域的上市公司市值与本国(区域)的GDP的比率,该比率越高,说明该地区的资本市场越发达。

 

在2007年6000点的大牛市中,中国的证券化率一度超过了100,接近发达国家水平。但显然,中国当时的资本市场距离发达国家成熟的资本市场还有距离,从而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当年的泡沫严重,必须回归企业价值(股票市值的中枢)。

 

因此,对于“国有资本证券化水平”,也有人用“国有资本证券化率”来简化表达,但这样极易引起歧义。据笔者所知,在国资监管部门的工作中,“国资证券化率”是指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国有大股东的股比对应的净资产与其国有大股东自身的净资产的比率。该比率越高,说明该国有大股东越多的优良经营性资产注入了上市主体,该国有大股东也更加趋近整体上市的程度。

 

这个“率”与一般意义上的“证券化率”有着相当大的区别,因此,韩正书记没有用“国有资本证券化率”这样一个容易引起歧义的词汇,而是用了“(国有)资本证券化水平”。

 

其实,早在上海国资委成立之初,就在全国率先创造性地提出了“国有资产资本化、国有资本证券化”的口号和国资、国企管理理念。由于上海是改革开放后中国证券市场的发源地和上市公司、资本市场各要素最发达的地区,因此,国资监管官员相对比较能够早地接受以资本市场为中心来整合国企资源。

 

最典型的就是,上海国资在全国国资系统内,率先响应国务院及中国证监会的号召,积极推动地方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参与股权分置改革。

 

在当时2005年5、6月份的环境下,各方都还在为股权分置改革是否带来国资流失而争论不休。现在回头看,股权分置改革给国资和全社会带来的制度红利令人欣慰。笔者很荣幸见证和参与了全过程,尤其是推动了“东方明珠”成为全国第二批股权分置改革试点、上海国有控股上市公司中第一批试点企业。

 

以证券化破解改革僵局

 

然而,近年来无论是上海,还是全国,国资国企改革似乎都陷入了无所进取、一潭死水的局面。用韩正书记在会上的表达,就是“以前的改革红利已经基本释放,目前的国资国企现状,与形势的发展、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任务要求、与群众的期待,有差距、有不足、有不适应”。

 

那么,为什么将国资(所谓集团公司)的证券化水平提高,将更多的国有资产转化为以上市公司股权形式存在的国有资本,将更有利于国有资产的监管、增值及满足群众的期待呢?

 

首先,既然是上市公司,就天然是混合所有制的。因为公众股是由形形色色的投资人持有的:可能是希望获得更多财产性收入的老百姓;也可能是公募、私募等机构投资者,他们对公司治理的参与愿望和能力是超过中小散户的;还可能是另一种国有资产——社保基金持有。

 

其次,社保基金是国家代百姓管理的一种信托资产,本质上不属于“国家”这个主体,而是每个公民的,社保基金比一般的“国有资产”更有所有人、受益人的特征。这也就决定了,社保基金作为上市公司股东,其财务获利的特征更纯粹,从而倒逼上市公司追求企业盈利与市值增长。

 

而过去的国有控股股东,往往背负了太多产业发展、社会稳定、创造就业与税收的责任。这次的国企改革,首先从“分类”开始,意味着至少在竞争性领域,国有资本即使不退出,也将和民营股东一样以追求盈利为目的。如此一来,与公众股东的利益就一致了。这也就从制度上保证了国有资产增值,也满足了老百姓对国资的期待。

 

其次,在国资监管上,由于目前国有控股的大多是大中型企业,而大中型企业的经营活动复杂,管理层级多,代理链条长。

 

就算一个三头六臂、百十条枪的国资委,也很难对国有企业的经营活动有彻底的了解。更何况在国企体系中,没有年报、规范的股东会。所以,企业经营活动信息不透明,沟通形式难有效,“藏污纳垢”在所难免。所以人们常说:集团公司的未上市资产就像人体上的“阑尾”。

 

而一旦国有资产转化为国有资本(上市公司的国有股),就等于多了两只“眼睛”帮助国资监管部门加强监管。首先是证券监管部门,其严格、系统的信息披露制度,决定了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对其经营活动信息披露的完整性、及时性和规范性。这个程度,远远超过国有独资公司对国资委单一股东的披露。那些所谓的“汇报”,往往关键数据寥寥数语,避重就轻。

 

其次是公众舆论、专业分析师、研究员、机构投资者,以及散户的关注、跟踪及分析比较。这给国有控股上市公司董事会、经营者的压力,是实质性。以往国有企业领导人对所谓的上级国资委,很多是抱定“外行看不懂”的心态,加之本身披露又不准、不全,往往一团浆糊。每次所谓检查、汇报,不过是走过场。

 

看看几大垄断国企的窝案,无不如出一辙。但在公众公司,无论是国内国外,都不可能发生这样的荒诞一幕。因为“阳光是最好的杀毒剂”——公众公司的透明机制,不仅保护了经营者,也保障了股东利益。

 

在当前的意识形态环境下,中央十八届三中全会倡导发展混合所有制,这是一种更有政治智慧的语言艺术。“混合”,可以国有控股,也可以国有参股,还可以是完全民营股份制。除了国有独资类型,都被涵盖其中。

 

而上海,基于自身金融中心,推整体上市和国资证券化水平,更是发挥自身特长和优势的手段来发展混合所有制。在这方面,上海如何先行先试,且将最终复制到全国,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