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00后”的作品已经登场,“上海之春”展现上海舞蹈的青春活力

2019/9/12 23:44:20

“00后”的作品已经登场,“上海之春”展现上海舞蹈的青春活力

“五·四”青年节的晚上,“上海之春”两场舞蹈演出正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一大一小两个剧场同时进行。大剧场是2018上海青年舞者优秀作品展演,吴虎生、朱洁静、王佳俊、侯腾飞、谭一梅等高人气青年舞蹈家齐聚,还有“00后”的作品登上舞台,展现了上海舞蹈的青春活力。在实验剧场,谢欣舞蹈剧场的全新作品《执迷》举行首演,这场演出票子早早售罄,足见这位青年舞者强大的号召力。

谭一梅演绎《一戏·一生》

 

舞而优则导,期待更多创作型舞者

 

“2018上海青年舞者优秀作品展演”是一次青年舞者水准的展示,也是一次青年编创实力的展示。王鑫、吴欢等近年来创作成果颇丰的编导,分别带来了他们的优秀作品。王鑫的《夜雨行》,既有民族风格,又充满现代意识。吴欢的女子群舞《秋日》则在一片金色中,呈现出农家女的素朴之美。

 

上海芭蕾舞团首席明星吴虎生创作的《梦里的微笑》也在这场演出中亮相了,表演者是上海芭蕾舞团舞者涂瀚彬、冯子纯。今年3月,两位演员在南非国际芭蕾舞比赛分别荣获男子成年组金奖、女子青年组银,《梦里的微笑》正是他们参赛的现代舞作品。近年来,吴虎生在繁忙的演出之余,坚持把一部分精力投入创作之中。去年7月,他的中型芭蕾作品《难说再见》登录国家大剧院,作为“中国舞蹈十二天”的参演作品,让业界和观众都看到了他的创造力。舞蹈家黄豆豆的作品《镜·界》赢得了观众的喝彩,这位创作型的舞者在作品中融入了让人眼前一亮的多媒体视觉。真人与影像共同起舞,让人目不暇接,呈现出虚与实、有与无的对峙纠结。

黄豆豆作品《镜·界》

 

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小剧场,舞者谢欣的《执迷》让观众看到了她想象力的绽放。有10年的时间,谢欣曾在广东现代舞团、金星舞蹈团、陶身体剧场、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跳别人的故事。直到2014年创立谢欣舞蹈剧场,开启一发不可收拾的持续创作。几年来,她一直专注于极简的舞台和纯粹身体运动的探索。而在新作《执迷》中,她尝试了全新的方向,利用身体和环境道具,呈现更加丰富的戏剧张力。正式不断突破自我的决心,让谢欣得以飞速成长。

谢欣舞蹈剧场新作《执迷》

 

“00后”登场,带来新的创意与活力

 

舞评人方家骏认为,舞蹈编导年轻化现象在上海日渐凸显。这次展演中,舞蹈《卷云纹》就是由上戏舞蹈学院五位青年学生合作编创和表演。《靠近的关闭者》四位编导则来自上海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学校,都是 “00后”。方家骏认为,他们的作品让人看到“00后”编导所关注的社会现实,以及他们表达人生感悟的热切愿望。

 

《靠近的关闭者》编创者之一沈思羽只有15岁,言谈间却显露出充分的主见。作品时长5分钟,4位编创者在老师的指导下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构思和创作,希望以此探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段音乐、一部电影,或是日常生活中的所见所闻,都能成为他们的灵感来源。“00后”个性张扬,在创作过程中常常遇到四个人意见不统一的时候。解决争议的方式也很直接,就是把各自的想法跳出来,大家投票选择出最好最适合的创意。“难得自己编创自己表演的作品可以登上舞台,我们当然要借此机会勇敢表达,希望可以在里面加入不一样的东西,不一样的动作、不一样的结构、不一样的表演。”沈思羽说。未来,她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创作型的舞者,不断尝试拓展自己的可能性。

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附属学校“00后”作品《靠近的关闭者》

 

“上海之春”历来是推新人出新作的平台,“五·四”青年节晚上的这两场舞蹈演出朝气蓬勃。上海舞蹈事业要向前发展,不仅仅需要优秀的表演者,更需要强大的原创力量。在这里,成熟的舞者正在发挥自身的优势,不断在创作中磨练出更全面的实力。而一代代年轻的创作者也不断涌现、大胆表达,带来新的创意与活力,舞动新的希望。

上海体育学院群舞《青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