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展望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柯文哲、国民党、民进党三派谁会笑到最后?

2019/9/12 23:34:30

展望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柯文哲、国民党、民进党三派谁会笑到最后?

 

近日,台湾《中国时报》刊发系列评论,讨论2020年岛内选举的三大势力,提出了“白色力量”、民进党与国民党的优势与劣势,并做了选前展望。

 

柯文哲:能否继续超越蓝绿?

 

2013年,打着“白色力量”的大旗,政治素人柯文哲赢得台北市长选战,一举成为超越蓝绿的政治明星。许多人期待他能竞选2020年地区领导人,为台湾政治继续建立新典范。

 

当年柯文哲以“白色力量”为名,连出3本书宣扬理念。刚刚经历“太阳花运动”的选民,普遍厌恶蓝绿永无休止的政争、政客立场的反覆,以及政商长期纠缠的金权交易,无不冀望新人新政。

 

柯文哲发表当选感言时承诺,不会加入任何政党。他认为台湾政治上最大的问题就是蓝绿恶斗,必须要摆脱蓝绿互斗的泥淖。他认为意识形态的对立,只是谋求个人或政党暂时的政治利益,不符合台湾长期发展所需。他的当选演说激励了人心。

 

不过,福祸相倚,经过几年政治大染缸的洗礼,当政治素人“无厘头”的免责权光环不再时,取代的就是对他谈话的放大检验,直率发言的个性反而“祸从口出”。柯文哲在竞选时强调市政透明化与全民参与,但在现实政治环境下,反而处处受阻。

 

此外,为彰显“第三路线”,柯文哲大胆推动“双城论坛”,他的“两岸一家亲”“两岸是生命共同体”的谈话,绿营指责他是背叛“台湾价值”,蓝营则指责柯文哲只是政治语言,骨子里就是墨绿。

 

不仅如此,民进党执政后,“双城论坛”成为两岸交流的指标性活动,柯文哲因而获得声望与期许,世大运的加持让他的支持度重新登顶,连任似已胜券在握。这引爆了民进党及独派团体对他“亲北京”的强烈质疑,如今,不仅民进党要求自提台北市长候选人,连“时代力量”也考虑和他分家,柯文哲真正的对手不是国民党而在自家后院。

 

虽然坚持超越蓝绿,但柯文哲也有犹豫。他日前拜会姚嘉文、林义雄等“独派”精神领袖,被质疑是向深绿交心,后来强力拆除“公投护台湾联盟”在立法机构外架设的帐棚,又被疑是讨蓝营欢心,显得左右失据。

 

政治人物面对艰难时刻,民众的信赖最重要。跨越蓝绿、两岸和解共生是柯文哲对民众的承诺,也获得民众的认同,就应坚持到底,一旦弃守原则,他和他所鄙视的蓝绿政客又有什么两样。

 

民进党:英、德、菊谁出线?

 

多项民调显示,蔡英文的支持度不断崩跌,她会不会成为首位“一任领导人”,已成为政界乃至民间热议的话题。精于权谋算计与选战操持的民进党,对这些争议的迹象、预示乃至揣测,当然不可能无感。

 

民进党2020选举中的代表人选,就是蔡英文或赖清德,还有不容忽视的陈菊。其中蔡赖二人的角色定位与隐性竞争,早就成为广为议论的焦点。

 

蔡英文是因缘际会登上大位,赖清德才是民进党正牌培养成长的政治领袖,除了这层亲疏远近的渊源外,赖清德更是“独派”真正寄予厚望的“自己人”。

 

赖清德在党内派系势力的妥协下接掌“阁揆”,表面上看是与蔡英文形成政治生命共同体,实际上彼此角色竞合、进退较劲的关系从未排除。以最敏感的两岸关系来看,蔡英文对“九二共识”虽不明言承认,却有各种和缓乃至未予否认的叙述;赖清德却以“阁揆”身份宣称自己是“务实的‘台独’工作者”;蔡说“中国大陆”,赖却说“中国”。赖清德对两岸关系强硬的态度与口气,嘴上说两岸政策是领导人的职权应予尊重,但这样的说法到底是说出他的真心话,还是与蔡英文唱双簧?外界自有公评。

 

但对民进党而言,也有好消息。比起上次民进党执政,这次总体形势大不相同。

 

首先是民进党从中央到地方赢得完全执政,掌握权力空前巨大。其次是国民党空前衰弱,从当局立法机构到地方县市不仅席次剧减,而且斗志几近溃散。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大陆这10年来国力全面崛起,促统的实力与压力必将更强更重。第四是美国的特朗普与日本的安倍被独派认为是美日强力抗陆友台。

 

相对的,日前“独派”大集结所成立的“喜乐岛政团”,已经摆明了对蔡英文当局强力施压,要求进一步推动“台独”。无论是主观的企图或客观的发展,“台独”与反“台独”的对决,恐怕会在下次的领导人选举中引爆,而民进党英、德、菊这三人的抉择与进退,必将是未来不断受到瞩目的焦点。

 

英、德、菊谁出线,将决定2020年台湾大选的主轴,选举结果也将决定台湾的命运。

 

国民党:坐等民进党下台?

 

朱立伦访问大陆除了引来当局陆委会“行程没先讲”的话题外,并没有引起岛内媒体太大的关注。这给传国民党传来最大的警讯:在台湾民众的议题关注雷达上,国民党正在快速消失中。

 

从民众雷达上消失,是因为民众普遍不关心国民党的动态,这是国民党战技、战术与战略全面失能与错误的结果,也可以说,不是人民拒绝接收国民党的讯号,而是国民党让自己在人民的雷达上消失。

 

首先,在战技层面,不论是议题掌握度、网络的话语权、事件的论述力、政治的应变力,国民党的政治人物非常缺乏政治攻防的“即战力”,更糟糕的是,国民党政治人物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自扫门前雪、只打保险牌,宁坐视友军被歼灭而不愿衣袖沾染灰尘。

 

在战术层面,国民党的表现也是荒腔走板。国民党在县市长的提名上,被大众讪笑是“回锅肉联盟”。许多被提名候选人,是已当过县市首长回锅参选。中生代、新生代没有出头机会,这样的国民党对年轻人有什么吸引力?

 

看起来国民党好像病入膏肓?其实不然,不管在战技、战术或战略面,国民党都不是没有翻转的空间。但最重要的是国民党必须重寻、重建战略思想。其中最重要的战略定位是两岸政策与党内改革。

 

在两岸战略上,近10年来,国民党最大的危机是连自己固有的核心价值也没有勇气辩护,号称“中国国民党”,却连“我是台湾人,就是中国人”都说不出口,而从两蒋开始,就把“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奉为神主牌的国民党,现在的新神主牌却是“不统、不独、不武”,“不统”还是放在第一位。

 

国民党必须对自己的核心价值更有自信,民进党上台后,民众已愈来愈清楚意识到,两岸关系的修好才是王道,“台独”之路根本走不通,国民党当有智慧与勇气在此时提出类似当年《国统纲领》的两岸论述。

 

而在党内改革上,国民党领导不能只想守住自己的位置、权力,只想霸着国民党这个其实力道已无多的选举机器,要展现政治家的魄力和作为,大步推动国民党的世代交替计划,力促国民党的年轻化,并改革国民党成为有论述战斗力的政党。

 

国民党切莫以为民进党烂,就可以坐等重返执政,若蔡英文倒,还有赖清德与陈菊;民进党倒,还有柯文哲,国民党凭什么认定选民会接受它的“摆烂等江山”?若国民党不能痛下决心,只怕民进党还没倒,2020年的大选国民党已提前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