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舆情】“帮派”的实质就是封建依附

2019/9/12 23:18:04

【舆情】“帮派”的实质就是封建依附

 

正值跨年之际,中央政治局2014年的最后一次会议,再次强调党内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这绝不是无的放矢,更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反腐败斗争的现实给我们敲响的最大警钟。

 

不论是高层的“打老虎”,还是一些地方的“查窝案”,反腐斗争的大量事实证明,一个贪官的背后,往往有一个“圈子”——这个30年前被小平同志怒斥的“小圈子”,已经在某些层面、某些地方发展演变为“山头”和“帮派”,“山头”上的“会员”,抱团结伙,沆瀣一气,同进共退,俱损俱荣,“帮派”里的“兄弟”,同腐共贪、利益同享,一方面把自己“地盘”里的权力作为加盟的筹码,一方面又与“老板”们结成利益纽带,形成“利益集团”。“山头”也好,“帮派”也罢,上有“老头子”与“教父”,类似黑道江湖,下有“哥们”与“兄弟”,一如封建朋党。这类团伙和宗派,严重恶化了一些层面的“政治生态”,而且成为一些地方“塌方式腐败”和“系统性腐烂”的最大要因。

 

对于党内的帮派现象,一年以来,反腐斗争不断打出原形,中央更是给予了越来越严重的注意——在跨年的政治局会议前两个月,就在群众路线教实活动总结大会上,习近平同志就严肃指出,党内不允许搞团团伙伙、帮帮派派,不允许搞利益集团。而一年前的1月14日,习近平同志在中纪委三次全会上,更已经指出,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习近平同志指出,有的案件一查处就是一串人,拔出萝卜带出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形成了事实上的人身依附关系!

 

“人身依附关系”,正是“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的纽带,正是党内“帮派”的本质。别的且不说,就以习近平同志指出的“门客”现象而言,就是奴隶制度下分封制特有的怪胎,由诸侯国的公族豢养的大批门客,通过依附、归属主子,将自身“工具化”,形成豢养和走卒的关系,他们寄食于公子王孙门下,多以鸡鸣狗盗一技之长为主子效劳,而养门客本身则成为贵族地位与财富的象征。而“门宦”制度,核心就是高度集中的教主神权,掌权者拥有至高无上的宗教神权和政治经济特权,成为门宦教民“世袭罔替”不可移易的领袖,形成政教合一的教会封建集团。至于“门附”,那则是两晋南北朝时依附于豪门世族的人口,其实是门阀的社会基础。类似这些封建制度甚至奴隶社会的怪物,在今天的一些“帮派”中都可以看到死灰的复燃,沉渣的泛起,其实质不是“人身依附”又是什么呢?

 

这些“帮派”,并不是松散的“同路人”,也不是吃喝而已的“俱乐部”,在有些层面有些地方,已经形成严密的组织化态势,关键在于这个“人身依附”,是依附了什么人?比如“主公”,他的部属,他的手下,甚至他的“身边人”,均将其奉作“老板”、“教父”,自己则甘为“伙计”、“家臣”,终身依附,色彩鲜明,说到底,就是“XX的人”。又比如“恩师”,并不是教了你什么人生的道理,而是将“乌纱”加在你的头上,获得提拔、提携的“门生”,从来不知道“我们的权力是谁给的”,只知道是“恩公”所赐,于是感恩戴德、感激涕零,而一旦攀附了“恩师”,仕途就进入了“快车道”,你当“独立大队”、不入“门派”不拜“老头子”,任你德才勤绩,也没人搭理你,这种情况在一些地方已经形成“规则”演成“生态”。又比如“帮主”,一个地方出来的官儿,一个系统干过的同僚,一个首长身边服侍过的侍臣,甚至仕途上有过“交集”的旧部,便形成“帮派”,组成什么“会”,其中位高权重的那一个,往往成为“头儿”,圈子内围着他转,灵犀相通,号令一统,真可谓令行禁止、步调一致。

 

党内的“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问题,并非一日之寒,也绝不是个别罕见。对于这类“帮派”,当下的反腐斗争已经给予重创,但有的还在互保自固、流变转移,甚至还有“抱团过冬”的,“盘根错节”,并未“一朝倾覆”。这就需要从根本上刮骨剔毒,尤其是把反腐的严打与改革的厉行结合起来,才能真正改造政治生态,重塑党内规矩——“帮派”实际上是“人身依附”,其实质是“封建依附”,更是一种“权力依附”,因为人身依附本来就是封建王权之下官僚政治的最大特征!只有把权力的来源紧紧掌握在人民手中和广大党员手里,而不再是由那些“老板”和“教父”一言乾坤; 只有依靠民主与法治的权力授受,而不再是听任个别“主公”与“恩师”的给官加爵,这种具有浓厚封建色彩的“人身依附”才能从根子上消除。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反腐是为改革清道,而改革才是反腐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