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扶真贫、真扶贫,中国太保这位驻村第一书记这样拔“穷根”

2019/9/12 22:59:26

扶真贫、真扶贫,中国太保这位驻村第一书记这样拔“穷根”

“猪圈一打开,一群体格健壮的黑毛猪飞一般地跑到树林里寻食。”远在黑龙江的中国太保扶贫干部刘国贵说,这些东北民猪是团结村产业脱贫的“金饽饽”,一个个金贵得很。“该项目预计3年收益33万元,待项目全面实施后,既可健康持续发展,又能不断增加村级集体积累,将成为拉动全村脱贫致富的核心动力源。”

 

只有产业脱贫,才能真正拔掉“穷根”。上任一年来,从中国太保选派到兰西县奋斗乡团结村担任第一书记的刘国贵,带领村两委和驻村工作队战斗在精准扶贫的一线,每天忙碌而充实,牢记精准扶贫在路上、在当下,正带领团结村走出一条脱贫致富之路。

 

驻村工作队联系方式贴在每位贫困户家中。

 

清除“健康懒人”,捍卫国家资源

 

兰西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其奋斗乡团结村又是贫困县中的贫困村。

 

在驱车前往团结村的路上,道路两边不到半米高的玉米苗正等待久违的雨水。“与黑龙江其他地方相比,兰西县比较缺水,只能种植玉米、大豆,无法种植经济价值较高的水稻,仅靠种植玉米收入很难提上来。”同行的当地司机告诉记者。而且,兰西县“无山无水”,地理自然优势薄弱,也无法靠旅游业带动当地收入,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农业县。

 

“团结村贫困户平均年龄55岁,老弱病残占有一定比例,因病、因残、因房致贫是最主要原因。”入村一年的刘国贵,已对团结村的情况了如指掌:因病致贫32户,因残致贫7户,因房致贫21户,占贫困户总数的八成。“普遍是心脏病、关节炎、高血压等需要长期服药的疾病。有些贫困户家庭两口子都需要吃药,一年就要上万元。需要特效药的村民还不得不上县城或哈尔滨买药,种种不便更造成家庭开支大。”

 

刘国贵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贫困户收入看,两口人平均10亩地,每年也就2500元的租金,再加上2500元低保,看病吃药的钱都不够。而因病致贫,就导致无力承担房屋改造费用,叠加因房致贫。“解决贫困户的医疗和住房问题成了驻村工作队重中之重的任务。”

 

扶贫,就要扶真贫,就要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在摸清贫困户家底上,刘国贵带领工作队曾经历了一段困难的日子。

 

去年入村后,刘国贵带领靳永军、戴善武两位驻村工作队主动协助、配合县、乡、村和全体帮扶干部先后4次入户走访,进行精准甄别。“对那些家庭条件较好、不愁吃不愁穿、人为要当贫困户的,还有一部分‘蹲着墙根晒太阳,等着扶贫奔小康’的健康懒人,坚决清出贫困户队伍。经过一个半月的精准甄别,上报的193户456人,清除126户308人。有不少被清除出贫困户队伍的“健康懒人”,三三俩俩,找刘国贵的麻烦,甚至骚扰、威胁,并扬言这事没完等等。

 

面对这种情况,刘国贵并没有害怕,首先想到的是不能助长不正之风,不能让国家拨给贫困户的资源浪费,他带领工作队坚持原则的同时逐一去找那些不服气的人讲道理、谈政策、找佐证,以理服人、以情动人。刘国贵指着村委会档案柜内摆放整齐的文件夹说,“这些就是真正符合国家贫困标准的67户147人的建档立卡材料。”而对于那些被清出的“伪贫困户”,由于拿出了实实在在的证据,也从最初的抵制到心服口服。

 

村委会档案柜内摆放整齐的贫困户建档立卡材料。

 

喜迁新居,日子有了新希望

 

贫困户李鹏飞由于身患疾病,无劳动能力,仅有的8亩地已经卖了看病,去年光看病的花费就达1.7万元。“钱都拿去看病还不够,还哪有钱改建房子啊。”面对当初那两间随时可能坍塌的房子,李鹏飞曾这样对刘国贵说。“但我们不能看到老百姓住在这么危险的房子里,这样的房子不改建,我一天也睡不踏实。”刘国贵说。

 

然而,像李鹏飞这样的情况并非个案。团结村全村67户贫困户中有C、D级危房户49户102人,由于经济原因,大部分没有能力改造危房。特别是D级危房居多,不像C级危房只需维修加固,D级需要翻建,就算政府有危房改造补贴,需要自己垫付的那部分对贫困户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金额。为了让贫困户早日搬新家,多方协调,反复交涉,一次不行跑两次,两次不行接着跑,终于用执着和一心为村民做实事的精神打动了建筑部门,建筑部门同意先行垫付相关建筑材料和人工,启动了三方建设项目。现已维修14户31人,翻建13户25人,占比77%。“今年已将为改造的22户全部上报申请危房改造,其中翻建13户,维修9户,其中有19户42人房屋达标后即可脱贫。”

 

已住进新房的李鹏飞拉着刘国贵的手说:“扶贫工作队刘队长来了,给新建了这房子,要不啊,我们冬天就在炕上捂着大棉被下不来地儿。”

 

而在李鹏飞等贫困户家中,记者看到墙上贴的都是扶贫政策的各种文件,扶贫工作队队员的联系方式,以及乡村医生的电话。“以前我对看病报销政策两眼一抹黑,报销比例、报销流程都不清楚,现在‘门清’。”贫困户刘德富指着墙上的政策文件说,“我们贫困户看病的报销比例比非贫困户报销比例要高5%,其中,镇医院报销比例为90%,贫困户可以报销95%;县医院、省医院原报销比例为70%、45%,而贫困户的报销比例则为75%、50%。”

 

贫困户能享受哪些政策?贫困户家内墙上的政策宣传页给出清晰说明。

 

作为一名保险人,刘国贵深知保险的保障对贫困户的重要。有一次他到一户贫困户家中走访,家里只有一名老人,看到老人行动不便,连做饭喝水都是颤颤巍巍,稍有不慎就很容易跌倒发生意外。“为贫困户购买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可是这并不是一笔小数目。再三思考,他决定向分公司求助,经过不断的沟通、协调、申请,终于为村里67户贫困户,147人上了太平洋《团体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总保险金额776万元,每人55000元的意外医疗、身故风险保障。村里很多人听说以后如果发生意外就可以得到最高50000元钱的时候,都很激动。一名常年患有严重关节炎的老人感动的说:“平时就怕出点什么意外,都不敢活动,不是怕疼,是怕摔倒了没钱治,这下可好了,真的感谢刘队长,简直比我们亲人想的还周到!”

 

千里奔波,只为找寻脱贫之路

 

对贫困户来说,只有收入上去了,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而这就需要有稳定可靠的产业支撑。为了能让贫困户从“根上”脱贫,工作队驻村以来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产业项目。最终他们盯上了养殖“东北民猪”项目。东北民猪是兰西县特有的猪种,肉质细腻、肥而不腻、产仔多、抗寒,可以卖出38元/斤的价格。

 

正是认准了民猪的市场潜力,刘国贵去年曾带领合作社养殖技术人员和乡、村相关人员一行五人到北京实地考察种猪类别、询价,并寻找销路。为节省经费,他们出差期间,住在郊区最便宜的小旅馆,一天三餐吃方便面或是到小餐馆解决。他们都已经年过五旬,不太会用智能手机,不认识路的他们不知走了多少冤枉路、脚上磨起了多少水泡,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打过一次车。经多方查看,最终选择了北京六马科技公司,合作社与六马科技公司签订协议,作为其在黑龙江省的繁育基地,产出的优质种猪六马公司帮助推荐销售。

 

去年10月,省扶贫办50万元的专项扶贫资金落户团结村东北民猪养殖专业合作社后,刘国贵连夜去北京购回78头母猪3头公猪,现在人工授精产已产下54头仔猪。刘国贵对猪圈里的猪可谓如数家珍:种猪、母猪多少,存栏量多少,哪几头母猪又要下崽了,了然于胸。他指着刚出生几天的小猪崽说,“这将是我们贫困户脱贫致富的‘宝贝’,每一头都要悉心照护。”

 

刚刚产下的东北民猪小猪崽。

 

“猪是好猪,但对偏远的团结村来说,如何打开销路是个大问题。”刘国贵说,去年他们就曾历经一场虚惊。去年底,合作社364头存栏育肥民猪出栏,即将有4万多斤民猪肉集中上市,作为猪肉里的高端品,短时间很难大量集中销售出去。“面对即将出栏的高品质民猪,心里既高兴也忧心。”刘国贵说。他向公司反映情况后,马上得到支持,决定在内部多渠道、多方式助销。“我们夜以继日地安排包装设计、屠宰、切割、打包,终于做出了精美实惠的猪肉礼盒。截止到2018年2月4日,中国太保寿险黑龙江分公司帮助包销猪肉4.3万斤,总金额160万元。”

 

为了让贫困户们过个好年,刘国贵与乡党委、合作社协商,决定提前兑现2018年度产业项目带动红利分派,67户每户1500元,合计100500元。同时,对13户25股入股贫困户,退还本金,兑现红利,每股1500元,合计37500元,两项合计138000元,这是省级在兰西驻村工作队唯一一家当年投入当年分红的驻村工作队,切切实实让贫困户们得到了实惠。

 

看到村民们脸上洋溢的笑容,刘国贵内心百感交集,为扶贫工作阶段性的成绩感到高兴,为能为贫困户做点实事感到自豪。“更多的是感到未来需要做的、能做的还很多,不把这些贫困户‘带出来’我们绝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