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的作品,如同一本立体个人游记

2019/9/12 16:19:07

他的作品,如同一本立体个人游记

4件作品,包括装置、雕塑和影像,呈现艺术家在不同时期在不同国家游学时的思考和记录。这样的展览像不像一本立体的个人游记?面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的发问,潘逸舟哈哈大笑,“算是吧。”尽管出生在金山廊下,但9岁就随父母从上海到日本生活的潘逸舟,如今对汉语的理解和表达已经颇为吃力。“坐公交车时,会被当成外国人,因为我的普通话发音太差。”他还保持着几乎每年回一趟老家的习惯,但在上海办展览还是第一次。

着色 Coloring 绘画 Painting41 x 41 cm 2017

 

出生在中国,却生活在日本,这种身份的矛盾也是潘逸舟创作中的重要题目。“我们讲当局者和他者,比如当我在日本时,看到电视上播放着和上海有关的新闻,我会一直问自己,是作为当局者还是他者看待这样的事情。而到了第三个国家时,反而跳出了这种身份的矛盾,可以重新看待问题,发现新的自我。”

 

2013年,潘逸舟到澳大利亚做三个月的驻地艺术家,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感觉到在“外国”生活。离开熟悉的中国和日本,潘逸舟觉得自己像一个没有固定身份的旅人,完全敞开地面对着异乡世界。在展览中,一件名为《黄金攀岩》的作品即来源于这次长旅。19世纪时,澳大利亚曾经掀起一股淘金热,来自世界各地的海外移民包括华人涌到这里,淘石捡金,在墨尔本近郊还有旧金矿的遗迹,但如今只剩下累累顽石。潘逸舟用树脂仿造了这些石头的形状,外表刷上金色,在整整一面展墙上如攀岩一样的排布,它们象征着“移民”的主题。

 

另外一件装置作品《着色》则有着潘逸舟心目中典型的中国元素。《着色》将一块画布的反面画上和正面一样的图案,给人一种“正反颠倒”的错觉。有趣的是,尽管出生在金山,祖母也常用棉布来做衣服,潘逸舟却没有选择江南特色的花布,而是用了“东北大花布”。“这块布料是我在网上买的,我找了很多中国花布,发现这是最常见的。”潘逸舟有些不自信地跟记者确认。“我知道花布上印着的图案是牡丹,我觉得它很美,代表了中国的乡土,也是我的文化内在。”

 

在伦敦的一个探讨全球化的展览上,潘逸舟遇到了策展人金泽韵。作为上海当代艺术馆艺术亭台2017年“客座策划人”项目首期策划人,金泽韵和潘逸舟从丰富的个人游历经验引发讨论,呈现相近却又截然不同的社会、生活、文化维度交织下的困惑、碰撞、思考和启发。

思想者浮于海 The Thinker Floats on the Sea 视频 Video 6’53’’ 2016

卧像 Reclining Statues 视频 Video 9'38" 2015

《思想者浮于海》和《卧像》都是由潘逸舟表演并拍摄完成的影像作品。《卧像》用一种幽默的方式,表达了不同文化交汇时的状态。在作品里,潘逸舟打扮成自由女神、哥伦布像等不同的雕塑样子,当他站立时,几可以假乱真,但没过一会儿,原本严肃的雕像会突然以一种难以预料地方式躺了下来,此时,潘逸舟也忍不住大笑。他介绍,这一灵感来自于卧佛,也是东方雕塑的典型代表。“西方的雕塑通常是站立的,有一种力量感,但卧佛却给人一种缓慢的放松感,在我的表演下这两者融汇在一起。”在《思想者浮于海》里,潘逸舟则摆出罗丹《思想者》雕塑的样子和动作,浮在海里一动不动,前后一共花了三天的拍摄时间。金泽韵认为,这两件作品看似奇怪,但背后表达的是多种文化交织的复杂状态,也启示观众看世界的新角度。“就像我们在看同一朵花,不同观看角度、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们,所看到的花是不一样的。在全球化中也一样,英国人、中国人、日本人会从不同的角度和方向去观察,得出的意见是不同的,这些作品就是把这个问题揭示出来,也希望观众可以产生更多的联想和思考。”

 

作为独立策展人,金泽韵曾经在日本的熊本当代艺术博物馆和川崎市博物馆担任过策展工作,如今已经在上海生活一年半。他发现,上海有很大的美术馆和画廊,可以重金打造大型博览会,吸引各地知名艺术家。但遗憾的是,美术馆的专门策展人很少。

 

“在东京的大部分美术馆里会有5个专职的策展人,但在上海只有一两个,甚至没有。策展人的角色是很重要的,他可以从美术馆的背景、历史出发,围绕美术馆应该在当下承担什么样的社会责任而策划展览。我很羡慕上海有这么大的美术馆,展览了这么多名家名作。但展览也需要有长期思考,否则就只是一个派对,看似隆重盛大,但派对结束后,什么都没有留下。”

 

编辑邮箱:ljnjf@163.com 题图来源:受访者提供    图片编辑:朱瓅    

题图说明:黄金攀岩 Gold Rock Climbing 装置 Installation 尺寸可变 Dimensions variable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