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如何亲上加“清”?浙江“资本市场第一镇”政商关系报告

2019/9/12 15:13:47

如何亲上加“清”?浙江“资本市场第一镇”政商关系报告

“现在回过头看,做好企业还得少些杂念。”

企业家王基隆一度想竞选村委会主任,原因是“想着做了村长,能和政府走得近些。”

镇领导趁机把他“教育”了一番,劝他一心一意办好企业,不需要琢磨怎样与政府“走得近”。被镇领导劝阻后王基隆“断了杂念”,随后几年企业发展进入快车道。

8家上市公司,3500家民营企业,800亿元工业总产值——浙江省诸暨市店口镇,被称为浙江“资本市场第一镇”。

店口镇面积不大,方寸之地,乡里乡亲,构建新型政商关系,亲上加亲容易,亲上加“清”又怎么做到呢?

 

特别的“体检”,助建“亲清”政商关系

 

冯伟杰是店口镇企业大数据平台的管理员。这个平台整合了社保、地税、供水、供电等14个部门的核心数据,按照35个指标,对全镇企业的“健康状况”实时监测自动比对。

风帆管业负责人王迪坤最近拿到了495万低息贷款,融资难题迎刃而解。此前他向银行申请贷款,不是审批时间太长,就是条件太苛刻。最后,他向镇政府求助。

在大数据平台,风帆管业参加了“体检”,发现现金流有一定困难,产量有所下降,其他都正常。随后,工作人员主动找到当地农商银行,给企业增加了五百万元授信。

“政府要为企业服务,但也不能老往企业跑。用数据了解和管理企业,我们精准地做‘店小二’。”店口镇镇长吕朝阳说。

店口镇搭建企业大数据平台,也是“强镇扩权改革”倒逼的。随着182项审批权限下放,面对这么多民营企业,政府如何一碗水端平呢?他们的选择是:让数据多跑路,让企业少跑腿,大数据为小镇构建新型政商关系提供了新思路。

除了搭建数据平台,这个镇为规模以上企业配备了联企干部,并设立责任清单:联系企业的频次有多少,帮助企业解决了多少困难,有没有吃拿卡要……

吕朝阳说,对于企业反映不好,群众反响比较大的干部,将调离工作岗位。

除了责任清单,店口还同步出台了一份政策清单。把镇里对民营企业的激励政策细化成80多条,包括“机器换人”“空间换地”“腾笼换鸟”“电商换市”等等,清清楚楚地贴在公示栏里。

王基隆的企业发展迅速,老厂房不够用,但在工业用地非常紧张的店口,拿地谈何容易?让他意外的是,联企干部主动告诉他,因企业亩产税超过了100万元,对照“以亩产税论英雄”的政策清单,他优先拍到了土地。

 

一位“新店口人”多余的担心

 

李景峰从江西赣州到店口来打工,打拼多年后想自己创办企业,但是地从哪来?“我一个外地人,和镇政府的人接触不多,他们能给我地吗?”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由于李景峰研发的设备市场需求旺盛,镇里专门配置10亩工业用地支持他创业。对此,他逢人便说,“回老家有亲切感,但这里更有归属感。”

3年前,他身陷贷款“互保联保”困境。担保的老板跑了,他咬咬牙,“留下来做企业家,不做跑路的弃业家!”但坚守的代价便是代偿别人近千万元的债务,公司账户一度被冻结。

最困难的时刻,联企干部帮助他做银行的工作,“解冻”公司账户。“要救值得救的企业,不能让讲诚信有担当的人吃亏。”一位联企干部表示。

经过裁员去库存之后,企业效益正慢慢向好。这位“新店口人”给自己打气说,再过三年恢复元气。

提升服务的有效性和精准度,也自然而然拉近了政企之间的距离,提升了“亲”的质量。绍兴市委常委、诸暨市委书记张晓强说,在政府服务企业过程中,店口坚持当好“店小二”,特别是像大数据管理等一些模式,“能准确知道企业发展的过程当中,缺什么?需要解决什么问题?从而做到企业想什么,政府就干什么。”

 

“我们要把总部永远留在店口”

 

“不送礼、不做资金生意、不搞房地产”——这是浙江枫叶集团董事长傅志权立下的三条戒律。尤其是第一条,他显得特有底气:“我们接触最多的是市政部门,这可是‘洗牌’洗得最快的地方。我们要是靠贿赂求生存,肯定活不到今天。”

作为国内给排水管道标准制定者之一,傅志权的政商之道便是紧跟国家政策,老老实实做好每一根管。地下管道是一个城市的良心,“我要做良心中的良心。”

店口人习惯把海亮、盾安、万安、露笑四家企业称为“四大家族”。他们联手贡献了800亿工业总产值中的四分之三。和枫叶集团一样,“四大家族”也是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起步,一路走来,既是小镇发展的见证者,也是小镇建设的参与者。

店口幸福院里,来自附近村子的孤寡老人吃住不愁,每个月还有零花钱。上百个来自全国各地的孤儿,在这里接受高品质的免费教育。这个大家庭每年支出近千万元。2010年开始,冯海良创办的海亮集团承担了这笔费用。

企业替政府分忧的做法在店口非常普遍。投资办学,投资铺设天然气管网……过去五年,当地民营企业对社会事业的投资达到了30多亿元。这种政商良性互动,让小镇散发出独特魅力。

在店口镇,无论你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只要稳定就业,就可以享受均等化的公共服务:子女就近接受12年教育,就医大比例报销,优秀人才领取可观的购房补贴……

为了吸引人才和投资,万安集团曾计划把企业总部搬到上海。经过再三权衡,管理层最终取消了这个决定。小镇和谐宜居的环境,让这家诞生于此成长于此的企业,依然对小镇未来充满信心。

“我们要把总部永远留在店口。”万安集团总裁陈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