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婚 | 桃浦寻找百对金婚老人:这一对同年同月同日生,苦难成“爱情回忆”

2019/9/12 12:04:59

金婚 | 桃浦寻找百对金婚老人:这一对同年同月同日生,苦难成“爱情回忆”

有对金婚夫妇,当年“处朋友”两个月就“闪婚”了,而且还是女方先开的口。在结婚登记处才知道,原来他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今年,普陀区桃浦镇开展“寻找金婚老人”行动,经过各居、村委排摸,全镇共找到100对金婚老人。前几天,有一对老夫妇向记者讲述了他们50年来互相扶持、相濡以沫的故事。

 


一眼相中,两个多月“闪婚”

贺瑞起和李玉珍夫妇年轻时响应国家号召支援边疆,同在新疆兵团农业师三团机关工作。贺瑞起在组织科担任内勤,李玉珍则在保密室当保密员兼管各科室文件。两人之间常常因工作关系互相传递文件,一来二去渐渐熟稔起来。

 

老夫妇回忆,真正确认恋爱关系,多亏组织科于大姐牵桥搭线。说起这一切,李玉珍还有些羞涩:“那时候,我爱人在于大姐手下工作,不知道为啥她越看越觉得我俩有戏,1967年元旦,就主动来问我有没有对象。”这位老人小声说,当时不能将恋爱处在明面上,如果拉拉手、多说几句话,都会被说成作风问题。

 

于是,性格爽朗的李玉珍开始和贺瑞起试着相处。经过两个多月接触,她感觉贺瑞起这个人值得托付,竟主动提出结婚。“当时也没像现在这样,处对象要很久,感觉对眼,就定下来了。”当时,男方贫农出身,女方工人阶级出身,两人又是党员,政治背景没问题。李玉珍看了老伴一眼,似有小小不满:“他人比较闷,当时我直接找到他说:贺助理员,我们领结婚证吧!”

 

1967年7月1日,贺瑞起与李玉珍登记结婚,这件事还成了当时被口口相传的“热点新闻”呢。有趣的是,“处朋友”时他们都不知道对方年纪多大、生日是哪一天,后来到结婚登记处闹出大笑话。李玉珍回忆道,当时登记员首先问了贺瑞起的出生信息。“当我听到他口中报出1942年12月27日时,我惊讶得捂住了嘴,心里感叹道也真是太巧了吧。我们俩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啊。”这让结婚登记处的所有人都记住了他们。

两位老人也说,当时由于新疆物质匮乏,婚礼操办十分简陋,也没啥亲朋好友可以邀请。但他们两人婚礼当天,却有无数人前来围观,就是为了看一眼这对同一天生的小夫妻。

 

直到现在,这对老夫妻都深信,他们之间缘分深厚。贺瑞起还清楚记得,他自己是在1961年那年从河北来到上海报名援疆招生,9月12日和上海援疆学生一起坐火车到了阿克苏。爱人是两年后的1963年从上海来到新疆,一个北方人、一个南方人,不远千里都到一起找到了对方,“这就是千里姻缘嘛!”

 


历经辛酸,携手同行苦也甜

 

就算恋爱、结婚的记忆是甜蜜的,但支援新疆的那段记忆依然很“苦”。李玉珍唏嘘道:“当时条件太艰难了,小娃娃没有糖吃,女的没有卫生纸,男的没有烟抽,放眼望去就是一片荒芜,遇到发洪水时,就是一片汪洋。”他们刚去兵团时还没啥房子,只能住在‘地窝子’里过渡。”

 

“地窝子”是什么?老人说,那是在沙漠化地区简陋的居住方式——在地面以下挖约一米深的坑,形状四方,面积约两三米,四周用土坯或砖瓦垒起约半米的矮墙,顶上放几根椽子,再搭上树枝编成的筏子,再用草叶、泥巴盖顶。“地窝子”可以抵御沙漠化地区常见的风沙,并且冬暖夏凉,但通风较差。

 

“后来我们被下放到18连,这个连队全团最差,人员最为复杂。但没办法,上头给命令,只能硬着头皮上。”由于开荒,劳动力大,又没有荤腥,连队菜园也种不了啥菜,肚子一直吃不饱。1968年12月,大儿子的出生使得家庭的负担更加承重。李玉珍说:“当时饿了,就找当地的沙枣吃,将沙枣从树上打下来,晒一下,去皮去壳,与玉米粉、苞谷粉揉在一起,做面食。虽然有一丝丝甜味,但吃口又沙又粗,难以下咽,但在当时靠这个顶了好多年。”

 

让李玉珍最开心的事,是每次回上海探亲。虽然要经历军车几天的路上颠簸和火车的人挤人,如同“难民逃难”一样灰头土脸,但能看到家人,并多带一些生活用品、吃食回去,再苦再累都觉得值。“大到衣物,小到盐巴、火柴,都要一并带回新疆,每次都要六七个大纸箱。到兵团门口,就有一大堆人翘首企盼,就为了能得到一颗大白兔、话梅之类的解解馋,太苦了。”

1971年6月,李玉珍与丈夫贺瑞起调回机关。李玉珍在团部中心小学当老师,爱人重回组织部工作,生活有了很大改善。如今,两个儿子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二老也在2002年回到了上海,颐养天年。过去经历的辛酸苦辣,如今却成为了二老携手度过的满满回忆。

 


记者手记

相濡以沫,就是最大的幸福

 

聆听相守50年的那些老夫妇们谈论爱情、谈论家庭、谈论人生,犹如上了一堂家风家训课。这些老人的过往,远比我们想像得更艰苦,他们无不是靠着两个人相濡以沫、相互扶持走到了今天。

 

问他们要什么,老人们都摇摇头,又看了看对方,他们只希望老伴健康长寿、子女平平安安。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金婚夫妇对婚姻幸福的定义,更趋平静,更显深沉。

 

有人说,世上没有原本就爱的。原本叫喜欢、叫感兴趣、叫还可以,有了认知、有了了解、有了相濡以沫的感情之后,才有了爱。而最深沉的爱,往往都是些小事情,柴米油盐酱醋茶,既有鸡飞狗跳,也有岁月静好。你给我关心、我给你温暖,物质匮乏时,有好吃的,我舍不得吃的留给你,你舍不得吃的留给我。两个人的爱,在日常生活里,变成了老伴做的那一顿可口饭菜,变成了寒冷冬夜里替对方添加的一床被子。

 

相比之下,年轻的我们,是不是真的想要得太多了?当我们谈婚论嫁时,总是少不了谈论房子和车子,也少不了谈论动辄上万元一桌的婚宴和套路越来越深的婚纱照。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风尚潮流和价值取向,不能简单地评价是非对错。即便单纯从爱情的角度去考量,当甜美如花的容颜在岁月流逝中渐渐失去光泽时,当温饱基础基本满足之后夫妻两人四目相对独立面对生活时,你敢说,自己应有尽有的爱情就比老一辈物质匮乏的爱情,来得更加可贵更加美好、更加经得起考验吗?

 

但愿金婚老夫妻相濡以沫的故事,能带给我们一丝感动、一番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