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向阳花开夕阳下

2019/9/12 10:31:39

向阳花开夕阳下

​妈妈坐在后院的露台上,春风吹拂着她的白发,曳曳半空里。

 

​妈妈爱美,平时不等头发花白,先已染黑。自从病痛缠身,妈妈懈怠下来,连理发店都不愿意去。

 

​看着妈妈萎靡不振的模样,我心疼痛,从柜子里找到染发剂,我打算为妈妈染头发。

 

​妈妈摆摆手,转脸看花。

 

​妈妈爱花。从懂事起,我就知道妈妈最爱鲜花。妈妈在窗台上养花,往花瓶里插花,来美国后,妈妈在屋前院后种花。

 

​妈妈年轻时貌美如花,天然微鬈的头发半掩着白皙的俏脸。那时候,妈妈经常去外地出差。每次妈妈离家,我总是牵着她的手,送出家门,送至车站,牵丝攀藤,欲说还休。妈妈温言细语地劝我回家,又从钱包里取出几毛钱塞进我手里,仓惶而去。

 

​有一回,陪妈妈在公交车站台等车,我再也忍不住了,流着眼泪说:“妈,我送你不是为了要钱。”

 

​“乖女儿,妈妈知道的。” 妈妈牵着我的手走到路边花摊,买了一朵栀子花别在我衣襟上,柔声说:“戴着花,等妈妈回家。”

 

​栀子花很美、很香,我戴着花,等妈妈。几天后,花朵枯萎了,香气消失了,我来不及难过,妈妈回家来了。

 

​当我长到了十四岁,青春期的生理变化伴随疼痛来临时,身为女性的意识也砰然觉醒。妈妈郑重其事地教会我应对措施,送给我一朵向日葵花。妈妈说,向日葵没有花香,却有果实,祝愿我一生向着太阳,开花结果。

 

​我们住在纽约乡下。妈妈身体健朗时,每天在前庭后园浇花养草,经常沿着篱笆种下一排向日葵花。向日葵,在茵茵绿草间摇曳生风,流金溢彩。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正当我们融入了异国生活,父亲猝然辞世,母亲一下子黄了脸,白了头发。亲友们激励我坚强起来,以慰母心,我却时时触景生情,悲啼哀鸣。妈妈见我消瘦不堪,硬是振作精神,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我吃着妈妈精心炖煮的营养补品,脑海里萦绕着一首歌:“有妈的孩子是个宝。”再柔弱的女人,为了儿女便能顶天立地。

 

​妈妈说要种一棵冬青树纪念爸爸。树是另一种生命,根扎在土里,是为叶子翠绿。想念爸爸时,就给树浇一杯水,添一捧土。手指轻轻抚过绿叶,哪怕是一瞬,深情尽在心田里。生与死,并不是天和地的距离。

 

​妈妈每天和花草作伴。她似乎能听见花开的声音,也知道花谢的时辰。妈妈忙着园里的活,一会儿让我买肥,一会儿又要添土。我嫌烦,又担心她忙得累了,不料妈妈和邻街的老人聊天,又想学习种菜。

 

​我说:“花园不是菜园,美国邻居会笑话的。”

 

​“我只种一点点,就在后园圈一小块地,外人看不见。”

 

​妈妈央求似的看着我,看得我心头发酸。小时候,我想要一件稀罕东西,总是问妈要。妈若不答应,我便受了委屈似的缠着妈,不依不休。日转星移,妈妈老了,成了向女儿索求的老小孩。可是,妈妈提要求时怯怯的,哪怕不是为自己,也是那么没有底气。

 

​于是,我买来了西红柿和黄瓜秧苗,种下。不久,便有果实吃了。

 

​“这可是有机食品啊。”妈妈兴奋地说,脸上泛着红晕,眼里满是笑意。

 

​这,已是前两年的事了。

 

​往年一开春,妈妈便催我带她去育苗场买秧苗,回家后一株一株种在后院田园里。今年她体力不支,没提买苗的事,只是神情悒悒。我见之心酸,便请园丁种下向日葵。妈妈果然高兴,每天都去后院看花的长势。

 

​阳光静静地地照耀露台,洒在妈妈身上,妈妈安静地坐着,头靠着椅背,似乎睡着了。我走过去蹲在她脚边,将脸埋在她膝头,喃喃地唤着妈妈。昨天下班回到家,我对妈发了脾气,因为妈又一次硬撑着做了晚饭,炒了菜。妈妈受病痛折磨,身体虚弱,一累就更虚弱。我反复告诉妈,除了散步,做一些轻便活动,其余时间坐坐躺躺,看看电视,千万别干活。妈妈经常不听,稍有点精神就摸索着做这做那。有时候,炉上炖着菜,妈妈坐在外间盹着了,锅底便烧糊了,让我担忧痛心。

 

​妈妈察觉到我的情绪,轻轻地摩挲着我的头发,叹一口气说:“我记性不如从前了,现在帮不了你,还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眼睛湿润了,连忙说:“妈,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发脾气。我就想让你把身体养好呀。”

 

​ “妈妈知道的。”

 

​“那你就别再操心家务活了,好吗?”

 

​“嗯,好。”妈妈应了一声,沉默片刻,忽又低声说:“刘大妈死了。”

 

​“什么?是教你种菜的刘大妈? ”

 

​“是的。脑溢血,一下子就走了。”

 

​我惊懵了。死亡经常猝不及防,又无可避免地发生在我们的生命中。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经之路,却是一条多么难走的路啊。

 

​“刘大妈的追悼会在星期三,你能陪我去吗?”

 

​“能。我陪妈去。”我紧紧地握住妈妈的手。妈妈的手微凉,我心里打着颤,嘴里说不出话来。四周静悄悄的,唯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偶尔传来鸟儿的啁啾声。

 

​园里的树上有鸟巢。前不久,鸟儿在树上筑窝、栖息,生下一窝小鸟。妈妈怕小鸟们吃不饱,让我去买鸟食。鸟食罐放在树的粗杆上,少了一点,我悄悄添上,又少了一点,我再添上。鸟妈妈还是每天飞出去,衔来小虫喂它的宝宝。

 

​忽然间,鸟妈妈飞出了鸟巢,后面跟着几只学飞的小鸟。一只小鸟飞不起来,鸟妈妈用背驼起它,飞一阵,停住,倏地不见了。小鸟四下张望着找妈妈,急得在草地上团团转。终于,它振动翅膀,怯怯地往前飞,却又跌到在地。这时候,鸟妈妈飞回到小鸟身边,引领着它再次起飞。

 

​渐渐地,小鸟飞高了,飞远了......

 

​妈妈看着鸟儿,若有所思地说: “人也好,动物也好,把孩子养大了,出息了,一生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我心沉得难受,忙对妈妈说:“妈,人和动物不一样,动物活着就是活着,人有思想和感情。老天爷让人变老,是为了让子孙能够报答长辈的养育之恩。”

 

​“但是,当父母的真不愿意拖累孩子呢。”

 

​“这不是拖累,是感情的温习。妈,我来帮你染头发,就像从前你帮我梳小辫那样。”

 

​妈妈笑了,点了点头。

 

​我拿起梳子为妈妈梳顺头发,沾上染发膏,从头顶染起,一缕缕染至发梢,染刷鬓角。妈听话地一会儿低头,一会儿侧脸,随我摆弄。一向都是妈妈照顾我,我很少为妈做事,几乎没做过这种贴身小事。我蓦然警醒,就算我赶着为妈做事,恐怕也赶不上妈妈为我的付出。然而我还是要赶,且赶且珍惜,珍惜这一生一世的母女情。

 

​夕阳闲闲地落下,我陪妈闲闲地说话。妈一会儿说孙子小时候,一会儿说我小时候,一会儿又说她自己小时候。时光倒转,妈妈双目轻阖,在回忆中微醺。

 

​晚风轻拂,日头西沉,夕阳下的向日葵一片金黄,灿烂如霞。向日葵是看一眼就忘不了花,再看就会生出暖暖的感动。这永远向着太阳的花朵,不变的温暖如同母亲的爱。母亲的爱滋润我,感染我,也激起我心中的爱。世间的黑暗,生活的负担,生命的脆弱,只要太阳升起,鲜花盛开,心中的向阳花就会绽放。

 

​时光带不走人间的爱,就像风吹不动太阳。